商丘

天价学区房,“超级学校”的投入产出

2016年04月01日来源:购房指南责任编辑:zhangyunxiang

“天价”换来的最牛小学

“现在炒得沸沸扬扬的‘天价学区房’46万元一平方米,听着挺吓人的,不过我都麻木了。我那间平房要卖也得这个价了,我还不想卖呢。”皮诺是过来人,她前年用每平方米11万元的价格——那时候看也是“天价”——买下了西长安街附近四合院里的一间15平方米小屋。虽说生活水平直线下降,但她一点也不后悔,孩子从最差学区的‘渣小’,一步到位,成了全北京楼盘“最牛小学”实验二小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的学生。她回头看这个过程,得意之情溢于言表:“真是步步都踩在了点上,简直可以用‘传奇’来形容。”

和皮诺约时间只能见缝插针,她是全职妈妈,要赶着收拾家务和接送孩子的空当。我们在她租住的小区楼下见面,这里离学校就100多米,她和儿子手拉着手就走过去了,也是为了让他每天能在家多睡会儿,赶上刮风下雨也能舒服点。“儿子每天上学高兴得不得了,家长受点罪就受吧,择校是无怨无悔的。”皮诺说,她张罗买学区房也是无奈之举。早几年她根本没考虑这事,老公单位有共建,也托了关系准备了20万元赞助费要上某某小学。没想到2014年初收到通知,共建取消了,走条子也不允许了,而孩子第二年就要上小学了,这意味着只能被动接受划片。他们家住丰台,对口的小学很“渣”,小升初更没有什么好的选择,觉得特别气愤、无助和恐慌。哭也来不及了,只能马不停蹄地看房。当时新闻里铺天盖地说要均衡教育资源,皮诺想着,最好的资源在西城,均衡也应该是西城首当其冲,加上老公单位也在西城,她就奔这边选了。起初打算凑80万元作首付,在差不多的学区里买一套能住的房子。但是看了一圈发现,西城楼房房源可选择得很少,看得上的怎么也得四五百万,买不起;能买得起的又看不上,都是些“老破小”——或者户型不理想,或者隔音效果不好,或者挨着垃圾场,老旧的程度让人绝望。她意识到,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通过买楼房来择校是不现实的,于是转而考虑买平房,先落个户口再说。

平房有平房的好处。皮诺想,看着单价挺高,但是总价低啊。买楼房最便宜也得400万元,但是买十几平方米的平房200万元左右就够,大不了再租个房子住,和买楼房相比,等于“零割肉”。不过真正操作起来,她发现平房市场里的水太深,很少有房主对外卖的,本来就稀少的房源早被一些小中介敛在手里了。“他们挣的不是佣金,是差价。中介看上一套房子,就给房主压了‘大定’,比如房主要卖100万元,中介先给70万元,过户后再付余款,房主也乐得省事。之后中介转手再卖多少钱是他的事,就跟房主没关系了。买到手,还有产权是共有还是私有,能不能落户等各种陷阱。”皮诺回头想想这个过程都后怕,“其间中介也推荐给我一套4平方米的房子,130万元。我一听就说:‘这房主想钱想疯了吧。’中介也尴尬地笑了笑,他也觉得离谱。后来不也卖出去了?”

皮诺一开始并没有想着要上所谓的“最牛小学”。“一是上不起,二是不敢上。都说学生背景高官权贵的,人家天天出国游,豪车多少辆,我们去了自己都自卑,何必让孩子受那个罪,对他成长也不利。”她做过生意,从投资角度考虑,也愿意买普通小学,最保险。“买好的小学,它要慢慢向外兼并,是走下坡路;买普通小学,是往上走的,低点买进肯定是利好。”她自认“对政策比较敏感”,当时已经传出好多“牛校”建分校、合并校的消息,离实验二小最近的涭水河小学成了他们的首选。“都说它离实验二小最近,第一个兼并的是他们。当时想着如果消息成真,实验二小的资源能分一杯羹给我们,就很满意了。哪怕它不被兼并,西城的普小我们也能接受。”她在那附近几乎谈妥了一间平房,11平方米,120万元。等夫妻俩带着钱去交订金时,房东却坐地起价,反悔了。他也听说了合并的风声。“我这房子要划到实验二小分校,要30万元一平方米了。”他们只能继续折腾,跟着中介一路看到了国家大剧院西侧的西交民巷。皮诺的老公是搞建筑的,他一眼看上了这里的房子,不像别的大杂院就是一堆烂砖头,这里至少外面红墙灰瓦的,已经算是平房里的“翘楚”。不大的院子里被隔成了几间,十几平方米一户。皮诺说,这里面原本是一家人,四兄弟,后来倒手了几次,院子里就乱了,来了三个外姓的。要出售的这户也是因为和隔壁邻居常年不和,一点小事就能掀起轩然大波,不是你家房子漏水淹了我家的,就是你家风扇吹着我了,最后因为翻盖问题两人大战了几百回合,据说耳朵都要打掉了,实在没法再住在一起了,这家索性把房子卖给了中介,一走了之。当时的售价也还不太离谱,每平方米11万元,15平方米要价170万元,他们借一借也能凑足。那时候已经顾不上挑学校了,对口的小学是长安小学,在西城区算差的。皮诺说:“第一眼看到校门,都想哭。”

  • 意向区域
  • 价格